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关于

Summering 01

 

·CP:喻黄 叶蓝

 



夏天是随着少年们的步伐,缓慢迈开的。



“靠靠靠叶修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你在这儿干嘛?夏休期到了你不在家待着休养生息吗哈哈!”

黄少天一句话打破了机场贵宾室安静的气氛,叶修抬头一看,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还能干嘛,和媳妇儿出国度假呗。”

叶修看着此刻对面喻文州正宠溺地揉着喋喋不休的黄少天的小脑袋,一遍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一边心想秀分快的同时期盼着蓝河赶快回来。

 

而蓝河干嘛去了呢?

因为叶修烟瘾犯了,随即就截住机场保洁老大爷就问:“有烟吗?”

吓得老大爷以为是可疑分子的接头暗号直接报告了机场警戒人员,现在蓝河替他与机场人员交涉中。

 

“媳妇儿?我看你是被我们蓝溪阁小会长赶出家门了吧,诶队长你看叶修真是活该对不对?”黄少天靠着喻文州肩上,说完抬头和喻文州交换了一个微笑。

“少天觉得对的就是对的。^ ^”

 

“我……媳妇儿你终于回来了!”叶修刚想搭茬就抬头看见蓝河气鼓鼓的小脸朝自己走过来。

“谁是你媳妇儿?叶不羞在外面呢你要点脸?都跟你说了戒烟戒烟戒烟忍住忍住忍住你不会听吗……啊啊啊剑圣!黄少!偶像!你也要去日本吗?!”

蓝河本来对着叶修想训斥一番,结果在看到自己的偶像黄少天之后所有的怒气烟消云散。叶修看到这一幕自然不开心,那还不如蓝河对着自己大发雷霆呢,就算是发怒也只能是对着自己啊。

 

“啊,蓝河啊,你好喔。是啊!你跟老叶一起是吗?要不赶紧退了票走吧,他这个老狐狸带你去日本这歹意太明显了肯定没好事儿。”

“啊……?”

蓝河眼睛一眨一眨地,认认真真听着偶像的每一句话,听完之后居然还真的把退票的事情考虑进去了。

 

叶修立马看出蓝河还真把黄少天随口而出的垃圾话放脑子里考虑了,立马拉过蓝河坐到了自己身边,“蓝啊,他逗你玩儿呢。跟哥出去还能不好玩吗?喻队你说是不?”

说完立马给了喻文州一个眼神暗示。

 

喻文州心领神会,拍了拍黄少天,“少天你就别跟嫂子开玩笑啦。”

蓝河听到“嫂子”两个字,脸立马红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得了。叶修看到自家媳妇儿听到认证的词汇不好意思了,心里那叫一个大喜,和喻文州互相交换了眼神以示感谢以及兄弟干得漂亮.gif表情包送了过去。

 

两对儿就这样在黄少天的带动下,叽叽喳喳地登上机。

缘分。两对儿都在商务舱,叶蓝前喻黄后。

 

“瀚文这帮咱订座位太不靠谱儿了,居然在叶修后面,靠靠靠靠靠,队长你好好休息哈,到了我们就可以好好玩儿啦。”

“哟,你居然是让小朋友帮你们订的机票,小朋友知道你们去干♂嘛吗?别祸害未成年啊。”叶修听到了黄少天的嚷嚷,应该连这个舱的空姐们都听到了吧,补刀地说着。

蓝河一听皱了皱眉,一来他不太喜欢自己的对象说自己的偶像,二来他不喜欢叶修公然说这些话♂题。当然,他应该多虑了。

 

“对了少天,前阵子有些忙我都忘了问你订酒店的事儿了,都弄好了吧?”

“额……队长,我错了,我当时让瀚文给咱俩订机票顺带让他给咱俩订酒店,结果他给咱俩买了去北海道的机票订了东京的酒店……我也是刚才上飞机前看了眼瀚文的短信才发现的,但是队长你听我说,咱去到那儿再找酒店也不迟,队长你相信我。”

黄少天认认真真字正腔圆一五一十地说完了他们压根儿不能保证有没有酒店住这件事。

 

“哈哈!”叶修坐在前面一天可乐坏了,蓝河也“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叶修看着身边的人难得和自己站在一边,心花怒放,“还是我们家小蓝靠谱儿,来么一个。”说完便要往蓝河此刻笑靥如花的脸上亲。

 

前面这一对正秀恩爱的同时,喻文州宠溺的属性依旧不减,“那没事儿,和少天在一起,住大街也开心。^ ^”

这可把黄少天感动坏了,“文州啊,这次算我的,我一定不会让我们家队长住大街的,我们队长是最好的,所以要住也要住最好的,我怎么舍得让我们队长露宿街头呢。”

说完黄少天叫了一下前面还正在被叶修调戏的蓝河,“小蓝河,你们住的哪家酒店?有车接吗?我和文州跟你们一块儿,你们那家酒店应该有剩余的套房吧,恩一定有的,就这样,谢谢啦。嫂子。”

黄少天对着蓝河自说自话了一番,最后还学着喻文州叫了一声嫂子。这被自己偶像叫嫂子的感受,可不好说,总之蓝河的小脸蛋比在候机厅还红了。

结果叶修回了一句,“不客气,弟妹。”一下子把黄少天炸了,“你才妹呢你最妹你妹你妹有本事来PKPKPK啊!”

 

两对儿就这样前半程欢声笑语,后半程蓝河靠着叶修,黄少天靠着喻文州,双双入睡。

 

 

 

 

到达日本北海道札幌机场,两对儿都显示出了疲态,坐上酒店来接机的专车。

叶蓝,喻黄两对夫夫的北海道假日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酒店大堂。

“对不起先生,现在正处黄金季度,我们酒店的双人套房的类型都满了,就剩下家庭套房这一套型了。您看,要不这样,您两位和蓝先生叶先生两位既然是一起来的,或许可以选择共同入住家庭套房?我们的家庭套房是山上独栋别墅类型,北海道的美景可以尽收眼底,你们互相之间的私人生活也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样也解决了喻先生和黄先生没有套房入住的忧虑,所以,您们意见如何呢?”

日本的酒店经理用标准的中文出动来解决套房爆满的情况,也尽力留住几位贵客。

 

“诶队长这次真是我的错,但是这段假期要和老叶共处一个屋檐下是不是太过分了,要不要再换个别的地儿?而且蓝河会不会挺介意的?”

“不会不会!”蓝河立马接住了偶像的问题,他觉得整个假期都能和自己的偶像住一起简直太荣幸了。

“小蓝啊……那个……”叶修刚想接上话便被蓝河转过头一个犀利的眼神给逼回去了。

 

“恩,今天挺累的。少天要不我们就先住下吧,叶神你们OK吗?^ ^”

“OKOK!”蓝河抢在叶修回答之前先回答了,叶修心想到时候该干♂嘛照样要干♂嘛,随着蓝河吧。

 

 

海边的山上,海风被吹拂的声音就像开幕的司仪,宣告这个专属于叶蓝喻黄的小假日开始了。

 

经过一整天的疲劳之后,喻文州和黄少天选择了在凉爽的夜空下泡温♂泉。

 

蓝河则选择了在床上挺尸,听着窗户外小温泉那边传来的阵阵呻吟,紧闭着双眼,却难以入眠。

此刻叶修刚洗完澡出来,清新的沐浴液的味道混合着夏季舒爽的空气流散在叶蓝大大的房间,窸窸窣窣断断续续的叫声也弥漫着,叶修走到床边,看到小蓝河紧闭的双眼一颤一颤的,心想黄少天太他妈不靠谱了叫那么大声,但是也谢谢这个叫声,让本来今晚拒绝了他的蓝河有了反应。

 

 突然蓝河的下面被一双熟悉的双手覆上。

“哟?小蓝今晚还是想要啊?”

 

&&&


蓝河被叶修这么一调戏,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微嗔的容颜冒出一个字。

“滚!!!”

 

这一吼直接穿越到上端的露天小温泉,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舒服地泡着温泉喝着日式清酒。

 

“哈哈哈,老叶又碰钉子了吧,活该。诶,队长队长,你刚才给我按摩得好舒服,以后你都给我按摩好不好好不好?唔……”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伴随着酒香,回味悠长,清淡又甘醇。

 

两位英俊的少年就这样在夜空下,伴随着和煦的晚间微风,缠绵了海边月色下最美的画面。

 

 


次日的早晨,阳光明媚,从海的东边吹来的风有的凉意都被阳光暖过。

两对夫夫共进早餐。话说清晨时蓝河差点儿条件反射地要起床做早饭,亏得叶修抱着不肯放。

 

“老叶你昨儿晚上估计是不是又碰得一鼻子灰啦,我说你就不能忍忍,昨儿白天蓝河折腾了一天够累的,你还不让人好好休息。”

 

“我还没说你呢,昨晚也不知道是谁叫得那么大声。”

 

“我靠,我们队长给我按摩脚呢,平时都是给我做手操,难得免费享受一次脚的按摩,还不准我以示表扬吗,你耳朵怎么那么好啊你,我有那么大声吗?有吗有吗?队长有吗?”

 

“不大声,少天,我喜欢听。^ ^”喻文州说完揉了揉黄少天的金毛。

黄少天一边嚼着早餐,一边吐字不清地说着,“恩!我们队长坠好了!”

 

坐在对面的叶蓝,吐。

 

“蓝啊,今晚我也给你按摩。哥也想听你的叫声。”

叶修说完还用自己的下巴蹭了蹭蓝河的脸。

“滚!!!”蓝河一如既往地被激怒。

 

蓝河的炸毛和叶修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碰一鼻子灰”定律真是相得益彰。

 


早饭毕。两对夫夫便各奔东西了。

 

夏天的札幌被称为花的海洋,鄂霍茨克海沿岸的野生花园中各种花草竞相开放,柠檬萱草、橙黄百合、粉色玫瑰,就连山丘上的高原植物也是百花争艳。

让人觉得,就是这样五彩缤纷的色彩,点缀了只属于他们的最美好季节。

 

喻文州总是能找到这么浪漫的地方,昨晚待黄少天入睡后,悄悄打开笔记本做功课。

他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是因为一切都做好准备。

 

所以今天带着黄少天来到这里。两位美少年漫步在花海里,画面唯美得有些不太真实。

游客们驻足,不知道是在欣赏花,还是欣赏花海中的一位蓝衣一位白衣少年。

 

此刻天上的朵朵白云就像黄少天的文字泡,被喻文州广阔的蓝色拥入怀中。

让人觉得遥远又亲切,沉醉在这片清淡宁神的香气里,享受静谧的悠游时光。

 

“文州,你觉得我最像哪种花?你看有薰衣草紫丁香铃兰萱草百合好多好多,文州我太喜欢你选的这地方了,本少好久没有觉得这么安静啦。”

黄少天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难得的“安静”,然后指指这指指那让喻文州看花海中的各种类的花。

 

“向日葵。”

喻文州说完,便捧起黄少天的脸颊吻去。

“刚才品尝到了向日葵的味道呢,是阳光的,正能量的,暖暖的,充满生机的,一往无前的,恩,也甜甜的呢。”

“队长……你也太犯规了……”

 

 

而在札幌的另一个坐标点,一条叫“拉面横丁”小巷里。

 

蓝河特地拉着叶修来品尝地道的札幌拉面。之前蓝河在国内吃过,也自己尝试着做过,但是自己始终不满意。深夜偷偷躲在被窝看《孤独的美食家》,这次终于如愿啦。

 

叶修看着蓝河心满意足地吃着拉面,像个小吃货。

蓝河是善于和人迅速熟起来的交流好手。看,不一会儿就和老板扯上了。

 

面家的老板曾经在中国待过五年,所以能和蓝河自由地沟通。

 

此刻蓝河正虚心请教着札幌拉面的做法,叶修心想,和蓝河也是这样熟络起来的呢。蓝河内心是个倔强的小孩,就像当初坚持不懈非要加自己好友一样。庆幸当初他的小强精神,让自己拾到一个全世界最好的蓝河。

 

“你们其实应该冬季过来,札幌是一座典型的北国城市,来这里有两件事情不得不做:吃札幌拉面和参加札幌雪祭。札幌雪祭是札幌的盛世。上天会这个时候在你的四周为你铺上答案。白茫茫的景色,代表纯粹洁净,覆盖所有色彩,能让这里的人们感受到被清洗。”

 

“嘘!”

蓝河和老板正聊得起劲,在一旁被冷落的叶修大声地把拉面吸进了嘴里。这才引来了蓝河的注意。

 

“叶神,我们要不要冬季来看一次雪祭?”

“好啊,跟着小蓝走有肉吃。”

 

蓝河总是向往这种象征纯粹和纯净的白色般的爱情,就像冬天的雪花,冬天的冰晶,冬天冷冽的气候一双温暖的手。

 

拉面横丁这条小巷的宽度刚刚好,能容下两个人并肩走。

此刻叶修和蓝河吃完拉面,与老板道别。一起走在夏日的巷子里,这条巷子飘满了拉面的味道。

这种味道有一种归属感,不只是让人食欲饱满,而是让人觉得,和一个人,一碗面,一条街,就能一辈子。

 


花海的五颜六色,就像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感情。热烈,浓厚,欣欣向荣,绚烂了彼此。

拉面横丁巷子的二人背影,就似叶修和蓝河的爱情故事,一辈子也就是牵手走完这场绵延的人生小路了。

 


-TBC


 

 

评论
热度(35)

© 赖着不走 | Powered by LOFTER